相关文章

红豆杉在流泪!我省穆棱东北红豆杉保护陷入困境

东北红豆杉,亦称紫杉,是濒危物种、国家一级珍稀保护树种,被誉为植物王国的"活化石"。红豆杉的根、叶、皮可以提炼出紫杉醇,具有药用价值。由于红豆杉是单株、散生树种,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很少发现有大面积种群存在。因而,红豆杉越发显得珍贵。

在黑龙江省穆棱林业局施业区内,集中生长着近18万株东北红豆杉,这些东北红豆杉树种、树龄结构复杂,最大的植株胸径达到94厘米,树高达23米,据专家考证,该树龄达1200年。自2002年起,穆棱林业局就开始对这片珍贵的红豆杉进行了保护,并着手进行立项与论证,并积极申报建立东北红豆杉自然保护区。2004年7月,好消息传来,黑龙江穆棱东北红豆杉自然保护区{TodayHot}被国家林业局批准为省部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总面积35648公顷。

自保护区被批复以来,穆棱林业局自筹资金200万元,开始进行系统规范的保护区建设工作。然而,2年来,作为一直在盈亏边缘挣扎的林业局来说,对红豆杉的保护已难以为继,并且越发显得艰难。而对于倡导建立自然保护区的林业局局长袁继连来说,更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红豆杉保护与职工生存之间的抉择

据袁继连介绍,穆棱东北红豆杉自然保护区经国家林业局批准建立后,林业局专门成立了保护区管理局,并组成90余人的管护队伍,专门负责保护区内的红豆杉保护工作。同时,在保护区内全面停伐,主动下调木材产量8000立方米,将位于保护区范围内的和平林场、龙爪沟林场、共和经营所列为停伐单位,实行封山保护。仅此一项,林业局每年就减少木材销售收入500余万元。采伐量下调了,相应的重点公益政策却没有到位。这对于仍以木材采伐为主业的林业局来说,不啻于"剜骨割肉",但为了保护东北红豆杉这一濒临灭绝的珍贵树种,林业局觉得这个"损失"值得。

木材可以停伐,然而人总得吃饭。位于保护区内的林场和经营所的近千职工由于木材停伐,再加之保护区内严禁进行其他生产经营活动,职工的生存成为一大难题。而按照保护区建设的相关规定,在保护区内居住的这些职工连同家属3000多人是要陆续从保护区内迁走的。没有活干,就意味着没有饭吃。自然,这些工人要来找局长闹。没有办法,林业局只能在经济运行的缺口状态下,从牙缝中挤出一点来贴补职工,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自保护区被批复以来,国家用于保护区基础建设的资金和用于保护的管理费用一直没有拨付。同时,也没有对这些林业职工进行安置的专项经费。林业局前期投入以及对东北红豆杉保护性扩繁的资金投入已累计达190余万元。目前,林业局已经拿不出更多的资金对职工进行安置、加大对红豆杉的保护了。无奈的袁继连只有挠头的份了。

红豆杉保护要花钱,职工吃饭也要钱,而对于本身就艰难生存的穆棱林业局来说,保护与吃饭"争嘴"的问题就显现出来了。局长袁继连自然也面临着来自各方的压力。于是,"建保护区的决策错了"、"姓袁的不管{HotTag}职工生存"这样的帽子就"扣"在了这个当初力排众议、倡导建立红豆杉自然保护区的袁继连身上了。

一方要保护、一方要吃饭;红豆杉在垂泪,工人在观望。林业局毅然而然的选择了前者。

红豆杉保护,宣传反成诟病

要保护好红豆杉,就应该让人们清楚的了解红豆杉。然而,随着对红豆杉宣传的力度加大,袁继连显得忧心忡忡。

据专业人士介绍,红豆杉体内含有具有抗癌活性的二萜类紫杉醇和紫杉烷化合物,紫杉醇和紫杉烷可促进微管蛋白的聚合,从而起到抑制癌细胞的分裂的作用,对白血病、黑色素瘤、鼻咽癌、卵巢癌和肺癌均有显著的疗效,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目前,人类获得紫杉醇的主要方法还是天然提取。所以,红豆杉植株本身并没有药用价值。

然而,由于人们认识上的偏颇,红豆杉已经成了"神树"。甚至于有的人竟然认为凡是红豆杉植株上的东西,就可以治疗癌症等疑难病症。另外,因红豆杉珍贵稀有以及可用于观赏和雕刻,红豆杉被人为的"神化"了。据说,一立方米的红豆杉原木黑市价竟高达20万,5年生的幼苗制成盆景就值200元。于是,人为的破坏开始肆意的践踏这片珍贵的树种了。许多不法分子在利益的驱动下,非法收购和盗采保护区内的红豆杉资源。扒皮的、砍伐的、盗采幼苗的人开始陆续出现,甚至到了防不胜防的程度。虽然林业局的90多人的管护队不定期的进行寻山,可是对近4万公顷的保护区来说,就显得微不足道了。看着被盗采的幼苗、被砍伐的红豆杉,袁继连的心都碎了。

这还不算,该树种遭受动物的危害相当严重,林内的狍子、鹿特别是松鼠都是红豆杉的"天敌",很多植株的枝叶被咬断,树皮被咬光,直接对红豆杉这个树种构成了威胁。虽然,林业局在有害生物的防治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可是仍显得"杯水车薪",收效不大。

还有更让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担心的,那就是保护区当前面临的高火险危机。林区大事,防火第一。受制于资金条件和规划原因,林业局提出的防火隔离带建设计划也一直没有实现。现在的红豆杉保护只是局限在设立保护站、增加护林员、修缮道路、购置必要的巡护交通工具等基本建设上,全方位的保护格局仍然停留在书面上。

据保护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介绍,据粗略估算,每年遭受动物破坏的红豆杉植株大约在1500株左右,人为盗采的红豆杉植株在500株左右,并且后者的数量呈增长的趋势。

虽然压力重重,并备受非议,但是穆棱东北红豆杉保护区是迄今为止我国东北林区最大的、保存最完好的红豆杉集中分布区,袁继连觉得能够尽到保护的责任,挽救这样一个被称为"活化石"的珍贵物种,是用多少金钱都没法衡量的。再难再苦,也值得。